大四“空巢”升级 咋破解
日期:2013-12-04  发布人:lidongdong  浏览量:

“只要你在手机上发布需要‘帮逃’的课程名、时间和补偿条件,不出1个小时,就会有低年级同学主动联系你,愿意替你‘代课’。”在东北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应届毕业生张骁的手机上,记者看到了专门为大四学生设计的APP软件“超级逃课助手”。张骁介绍,这款软件最早起源于川渝一带,最近在长春的大学生群体中也逐渐流行起来,一般每替“雇主”上一节课,就能得到30~80元不等的酬劳。

  为对付毕业生逃课,如今老师点名花样也紧跟时代步伐。继四川大学计算机学院教师魏骁勇研发“刷脸”软件进行点名之后,吉林大学邓老师甚至结合移动互联时代的“数据挖掘”理念,升级了自己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课上的点名软件。

  不少大四学生无奈地表示,如今面对求职、考研等种种压力,他们不得不向现实低头。吉林大学毕业生孙晴认为,表面上看,“逃课助手”和“点名软件”的“战争”很有意思,但背后折射出的“大四空巢”问题却一直都没有得到合理解决。

  “上午有实习、下午有面试,就算起晚了,也不想去上课。”孙晴分析说,实际上大四的逃课也有很多与实习、面试和自习都没有关系,有些纯属从众心态作祟。

  不少网友认为,如今沉重的就业压力仍是导致“大四空巢”现象的根本原因,因为就业形势严峻、社会竞争压力不断前移,所以学生为了加速就业或暂时升学逃避就业,都选择提早告别课堂,进入求职或考研复习的阶段。

  吉林大学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主任钟新表示,作为就业或升学的预备期,大学生在大四拿出一定的时间、精力为未来做准备,这本无可厚非。但他并不赞成把“大四空巢”现象当作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去研究。

  东北电力大学教务处负责人刘冬云指出,国家规定大学本科四年制,就是希望学生能在4个学年里都均衡发力,按有效的节奏和强度接受知识。她说,有些高校针对“大四空巢”现象擅自做主,或把4年的课程压缩到3年,或容忍学生逃课,这其实都是校方不负责任的行为。

  但华东师范大学编辑专业教师何云开表示,现在不少学校对大四逃课都持默许态度,对现状不做改变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高校对大学生自身选择的尊重。从今年开始,何云开主动与教务处协调,调整了自己大四课程的代课时间,希望能为大型招聘会“让路”。

  “‘大四空巢’是老问题,但如今又出现了新的表现形式。”钟新认为,无论是严肃纪律还是“网开一面”,长期以来一直都只是简单粗放式的管理方式。两种方案争论不休,“大四空巢”便悬而未决,长此以往,“大四空巢”已逐渐沦为痼疾。

  “在新媒体时代,对毕业生的就业服务也应该与时俱进。”东北师范大学学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主任金昕介绍,从2006年开始,东北师大的毕业生就能通过手机即时定制招聘信息,通过“网上视频洽谈系统”,足不出校便可在用人单位“面前”完成试讲、面试等环节。

  “最近,我们又推出了微信‘微就业’软件,通过大数据的挖掘统计和搜集,我们已基本实现对学生找工作的完全个性化、定制化服务。”金昕说,“服务细化了,大学生就业的后顾之忧就淡化了,学生呆在学校就能找到好工作的话,‘大四空巢’的概率就小了许多。”

  在吉林大学,钟新最近正与教务处沟通协调,尽量把专业性较强的招聘会与其所需专业毕业生的课时调开;而对于那些涉及专业范围较广的综合性大型招聘会,学校则一般将其安排在周末或夜晚进行。“教育的最终目的是培养人才、学以致用,片面强调过分严格的教学管理而忽视学生的就业,这也未必不是一种本末倒置。”钟新说,“与单纯关注课堂‘空巢’现象相比,我们更应该关注毕业生在就业季的心理动态、思想状态,用精细化的跟踪服务帮助他们克服焦虑,帮助他们完成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过渡。”